和男神同居的生活,无法言语?

编辑:亮宇   来源:OKdanci   科技业界   2017-12-07 10:34:38

第1章 出生就没有了的孩子

我满脑子都是离婚的念头,处于极度抑郁的状态,不知该怎么办。

一切源于一个月前,我失去了刚出生一周的孩子。

其实也怪我,我婆婆不让我去产检,我就真没去。

她是个退休护士,说我们都没有家族遗传病,又年轻健康,没必要去,我挺信她的。

孩子出生后几小时就出现了严重黄疸,医生抽了我的血化验,说我是AB型血,RH阴。

孩子出生就被抱去了儿科,确诊新生儿溶血症。

治疗费用很高,十天得将近十万,还不一定能保证救活。

我和我老公懵了,孩子的病危通知单接着就来,我老公说他回去和他妈商量,将家里所有存款都拿出来,对我说不管怎样都会救孩子。

结果他一走就是一晚上没回来,医生要给孩子停药,让我做好处理后事的准备。

我疯了一样的到处打电话借钱,可我为了嫁给我老公已经和娘家闹翻了,我只能问闺蜜借了一万,但是哪儿够。

别说坐月子了,我在病房里差点哭瞎了眼。

第三天早上,我还在等着我老公拿钱回来,他打电话告诉我,孩子不行了。

我婆婆来给我送饭,我哭着跪在床上,求她一定要救救孩子,可我婆婆阴着脸不说话,让我好好养身体,不要多想。

孩子是第五天没的。

我婆婆为了让我放弃对孩子的治疗,一直对我说孩子很惨,早就不该治了,孩子浑身都水肿了,肺部也感染了。

我闷在被子里浑身抖,没出院就高烧。

孩子太小,我婆婆不肯给她办葬礼,我用之前为她准备的小被子将她的小身子包好,我老公没来,这样的时候,他出差去了。

这是孩子出生后我第一次抱着她,她真的好轻,我自己打车去了火葬场。

抱着孩子的骨灰出来的时候,我晕在了火葬场外面。

我生完孩子就一直出血,血量不少,这一次被送进医院,医生说我子宫收的不好,有轻微的产后崩血迹象。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从生死线上熬过来的。

我出院回家时,我婆婆将一张欠条拍在了我面前。

“这是小航从我这儿拿的,两万块钱,你不用着急还,但是最好年底前,我和小姐妹约了去泰国旅行,到时候肯定要用钱的。”我婆婆说着将欠条又往我面前推了推。

我忍着,将欠条捏在手里进了屋,我婆婆给我熬了一锅小米粥,我吃不下去,她不高兴。

她出去之后我就听她对我公公说:“她不工作,就知道花钱!还非要往死孩子身上砸钱,闹的自己身体不好了,医药费花了更多,现在还浪费粮食。”

我公公压低了声音说:“你少说两句。”

我婆婆骂骂咧咧的进了她自己的屋,狠狠的摔上了门。

我的心都被她这一下摔疼了。

我孕二十周的时候她带我去熟人那儿做了B超,是个男孩儿,她特别亲密的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你啥也别操心,安心把孩子生下来,你可是我们老潘家的功臣,一胎就是个儿子。”

可是没想到,生出来是个女儿。

 

第2章 我老公找过鸡

我老公回来后,我将欠条给他看,他闷着脸坐在我身边说:“钱我确实从我妈那儿拿了,孩子还花了额外的医药费……他们老人家攒钱不容易,我们该还。”

我觉得被人一铁锤砸在了胸口上。

“你一个月赚的不少,钱都去哪儿了?”我哭着问他,他将手机银行调出来给我看:“我手里差不多也就十万,但是都在长线理财里,拿出来太亏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救孩子一命居然还不如理财重要?

“洋洋,你不要难过,咱还年轻,会再有孩子的,咱们也努力过了,她不也坚持了五天么?要是一开始就不管,她可能一天都坚持不了,钱也花了,你就安心吧……”

我真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再也忍不住,大哭出声。

天知道我现在多想撕了他,将他那张无情的脸撕烂,踩在地上。

可这是我自作自受,我自己选的男人,还有他的家庭。

他不会明白怀胎十月的感觉,不知道我生孩子受了多剧烈的痛,更不知道我将死去的孩子抱在怀里时有多心碎。

他可能和他妈一样,觉得就像是死了只小猫小狗,无非将来再弄一个回来。

“洋洋,你别这样,我也很难过……”我老公坐在我身边,将我抱在怀里,我摇摇头说:“不,你一点儿也不难过。”

他怒瞪着我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怎么知道我不难过?我花钱还花出毛病来了?”

钱,他不管怎么说都能绕到钱上。

我以前从没感觉他是个在乎钱的人,可能我太傻。

“不,你难过的不是孩子,是打水漂的钱。”我说。

他怒了,将我身后的枕头直接拽走,狠狠的砸在地上,大吼一声:“放你妈的屁!我他妈花了钱还得你这样的埋怨?”

我悲哀的看着他,他居然对我爆粗口。

我老公摔门走了,他妈一天没给我做饭,还是我公公看不下去给我端了碗剩粥过来。

晚上,我孤单的躺在床上,想到我失去的孩子,内心阵阵撕裂的疼。

太久没看微信,再打开,有个女人加了我好友。

我和潘航有个朋友群,里面有他几个朋友和朋友的老婆,偶尔谈谈理财,我和他们不熟,没说过几句话。

加我的,就是其中一个朋友的老婆。

我以为她会劝我孩子的事,没想到她一上来就发给我二十多张图片,最后告诉我,这种男人你还留着干嘛?

图片不是很明显,昏昏暗暗的,但最后那个视频我看清楚了,闪着红紫光的包厢里坐着一排男人,每个身上都坐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随着低俗恶心的音乐,女人做出更恶心的上下起伏的动作。

有的男人,直接将手伸进了女人的抹胸里。

潘航也在其中,他虽瘫在沙发上,但也没有将身上的小姐推下去。

我吓的将手机扔了。

天知道我现在有多害怕,多绝望。

我想回家,可我连回家的车票钱都没有。

 

第3章 汗蒸馆的肮脏事

我怀孕之前做过一段时间培训机构的老师,赚的钱都给我婆婆买衣服了,剩下的贴补家用,我什么都没存下来。

那个给我发图片的女人对我说,知道这样是太刺激你了,可你真的应该离婚,潘航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我出月子的时候,给我爸妈打了个电话,我爸说我外婆病了,我妈去乡下照顾,不让我打电话过去烦她,只是随口问我好不好,可他语气冷冰的可怕。

我连告诉他我怀孕生了孩子的勇气都没有。

潘航公休,终于进了我的屋子,说带我去汗蒸恢复一下,我却满脑子都是小姐在他身上拱的样子。

可我还是去了,我想趁机问他要点钱,我想回家,这里是地狱,我待不下去了。

汗蒸时潘航又去接电话,我的手机也来了新的微信,还是那个女人,发了一张照片给我,吓得我尖叫出声,汗蒸馆里的人都吓坏了。

潘航,穿着汗蒸馆的衣服,裤子脱了一半,将一个女人放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

接着手机又发疯的震,同批的照片一波接着一波来。

各种角度的,他们在做\爱。

那女人还是个大肚子,至少五个月了。

又来了一个视频,我竟然想也不想的点开了,女人娇羞的声音传来,我将手机直接扔进了热水池子。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我,我只有一个念头,跑,跑的越远越好。

我受不了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我的男人在公共场合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我就这样穿着汗蒸的衣服赤脚冲出了汗蒸馆,拦了辆出租车,慌乱的催着司机快点走。

我没钱付车费,坐在车上我紧张的咬断了手指甲,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司机交代,遇到了下班高峰期,我让司机往火车站的方向开,那里我知道的,现在非常堵。

司机不情愿,可我只想拖延时间。

终于到了火车站,居然开始下大雨了。

司机放慢了车速,我就像试卷上一个字也没有但是要交卷了的学生,紧张的想哭。

他停好车回头问我要钱,我右侧车门突然被拉开了。

“师傅,您好,我非常急,能拼个车么?”问话的是个男人,他很高,穿件黑色长风衣,带着墨镜,头发已经湿透了,很狼狈。

司机回头看我一眼说:“这小姐还没付钱,她下去你再上。”

男人期盼的看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下意识的抓紧车门上的把手,向车子里面的方向靠了靠。

“我说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哪儿跑出来的?让我带着你绕了这么久?”司机受不了了,回头吼我,堵车堵得他心情不好。

我狂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没钱付车费。

“师傅,我真的来不及了,能先走么?她不下车没关系,她的车费您先记下来,直接再打表。”

那男人说着已经坐了进来,我想夺门而逃,可左边的车门是锁着的,我打不开。

司机不肯开车,指着我说:“你把她车费付了,我立刻打表。”

他全无犹豫的说:“好,您开车吧。”

“你确定?小一百块呢!”司机又问。

男人低着头,已经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忙了起来,察觉到司机不开车,他才抬起头说:“嗯,我付,您走吧。”

司机不依不饶:“先付了,不然万一你也赖车……”

他将怀里的钱包拿出来,抽了几张钱递过去。

 

第4章 绝境中的暖

司机开车了。

他要去的地方很远,不堵车也整整开了半个多小时,是郊外的某度假山庄,司机一停车,他下车立刻快步走了。

“师傅,你能带我回市里么?”我小声的问。

“你他妈的快点给我滚下去!”司机看我不动,直接下车将我从车上拽了下来。

还在下雨,我身子本来就虚,被他这么一扯,腿都软了。

坐在冰凉的地上,我瑟瑟发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这不知名山庄的巨大铁栅门,只有在车子开过来时才会打开。

我看到大门上挂着横幅,一串英文的什么国际峰会论坛。

雨太大,真的好冷,我不能在这里过夜,终于等到了另一辆车来,门开的时候,我用尽力气站起来冲了进去。

我想找人求助,至少能帮我打个报警电话,坚持着走到山庄大门口,已经不知道多久以后了。

天全黑了,雨还在发疯的下。

我跌在大理石台阶上,对屋里的保安招手,里面太亮外面太暗,他看不到我。

这时候正好有一群人出来,保安为他们撑伞,可汽车也是直接开到迎宾区去接人的,将我和保安的视线阻隔开。

我咬紧牙关,再次站起来,冒着被新来车撞的危险,跌跌撞撞的走到刚刚开走的车位置,再也坚持不住的倒了下去。

好多人朝着我跑了过来,这是我昏过去之前最后的记忆了。

我醒来时躺在宾馆房间里,身上压着暖和的被子。

“要喝水么?”有人问我,我心一紧。

我想坐起来,他就拿了垫子过来放在了我身后,就是那个和我拼车过来的男人,他换了衣服,也没有再戴着墨镜。

我这种时候不该这样想的,可他确实是个长的非常好看的人。米色毛衫,黑色运动长裤,他很高,腿很长,头发是刚吹干的。

我摇摇头,他还是将温热的水杯递给了我,我小声说了谢谢,微甜的蜂蜜水。

“刚才急着开会,忘记嘱咐师傅将你带回去了,对不起。”他温和的说罢,我心里不好受,凭什么没错误的人要说对不起,有错的人却不觉得自己有问题?

我不想和他冷场,就开口问:“那你开会迟到了么?”

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迟到了,所以没进去,我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快结束了,送他们出门就看你晕在大门口。”

我低着头。

“你有家里人的电话么,帮你叫了救护车,但是雨太大车过不来了,我帮你联系家人,以免他们担心。”

我说出了潘航的电话号码。

他拨通电话打开扬声器,然后听到了“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再拨依旧如此。

“还有别人么?”他对着我晃了晃电话,表情有些遗憾。

我摇摇头。

我不记得我公婆的电话号码,在这个城市里,我能背出电话号码的,只有潘航。

他善意的笑了笑说:“你也别急,你家人找不到你肯定会报警,宾馆经理也报警了,有备案。”

我被他扶着躺下来,他好像很忙,在我身边一直操作电脑。

隔了一会儿他问我:“影响你休息么?对不起。”

他说着将身边的台灯关了,电脑屏幕也调暗了很多。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标签: 微博,孩子,司机,男人,知道,婆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