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备案北上广深进度慢,格局分化小平台“备案对赌”卖壳

编辑:谢丽   来源:hxhlwjr   科技业界   2018-03-07 19:06:50

戳上面蓝字关注「华夏互联网金融

来源:北京商报  刘双霞

春节前,北京商报记者曾报道网贷平台壳生意火热。彼时,根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一些中介贩卖的是未开展业务的空壳资源。不过,春节过后,随着网贷备案临近,在运营的网贷平台也开始售卖,并且根据调查,待收10亿元左右的小规模平台成为售卖主体,“底价+备案对赌”的交易模式也成为此类交易的显著特征。在分析人士看来,此类对赌模式实际上是买卖双方对于备案和交易价格博弈的结果。

“空壳”到“实壳”的转变

春节过后,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微信朋友圈出现不少网贷平台出售的消息,有出售消息显示,“杭州、深圳P2P出售,‘底价+备案对赌’交易模式”。

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中介人士处了解到,此类售卖的网贷平台一般是待收10亿元左右的在运营平台,银行存管、限额管理等合规要求基本达成,备案通过的可能性较大。

事实上,北京商报记者在年前曾调查过此类网贷壳资源买卖的交易,不过,彼时,中介售卖的更多是一些空壳资源。北京商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向一位中介人员咨询,该人员介绍,其手中有注册在江苏、浙江、山东、安徽等地的网贷公司,还未开展业务,注册金在1000万元左右,售价15万元。

对于网贷壳资源市场的存在,麻袋理财研究院总监路南分析,从卖方角度来说,监管高压下,中小平台面临生存压力,部分平台缺乏竞争优势,难以盈利,转型困难,本来就要退出,卖壳是一条退路。另一方面,由于互金类企业早已被限制注册,网贷备案指引又明确原则上不给2016年8月24日以后的新平台备案,所以网贷平台事实上成为一种数量有限的壳资源。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壳资源是指交易的标的具有某种特定价值,可以是业务资质或牌照,也可以是用户。在P2P网贷领域,平台目前处于冲刺备案阶段,过了备案的平台其价值将上升,收购方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此外有些收购方看中的是平台的用户和融资能力。

从买方需求分析,路南指出,买方分为两类,一类是监管要求较高地区的网贷平台考虑到本地备案存在不确定性,而监管存在地方差异,准备到监管宽松的地区收购壳平台,作为后路。另一类是准备进入网贷行业的新资本,只有通过收购壳平台这一种方式进入行业。

“底价+备案对赌” 成标配

随着备案临近,此类网贷壳资源买卖交易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设置“底价+备案对赌”的协议。北京商报记者从上述中介人士处了解到,所谓“底价+备案对赌”是指备案之前,预付部分款项,备案成功后再付全款。在分析人士看来,此类对赌模式实际上是买卖双方对于备案和交易价格博弈的一个结果。

“ 随着备案大限临近,很多网贷平台已经开展了测评,并根据整改要求在进行整改,收到整改意见或与有关方面深入沟通过的平台心里基本有了底(自身主观判断)——根据整改要求判断,自身有多大把握能通过备案。从而据此要求提价,或对赌。”知名金融评论人北京九叔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道,此前,网贷平台转让的叫价一般是待收余额的2-3折,在此基础上会有浮动,大多是主体(有无国有/上市/知名投资)属性、资产类型、羊毛比例、烂账比例、运营成本与成长性。但是现在有些平台起了“赌心”,认为能够通过备案的就要加价,比如认为不管待收余额高低、一个能通过备案的壳也值3亿-5亿元。但买家也会顾虑,平台通不过备案收购的钱不就全打水飘了。因此愿意签订对赌协议,备案通过了再完成全部付款。

由于网贷备案充满变数,买方对于此类交易也充满了疑虑。一位网贷平台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自己所在平台去年也想买壳,对一家外地平台做了很久的深入尽调,最后也没达成,备案的不确定性还是太大了”。 于百程表示,备案的过程也是洗牌的过程,并非所有平台都会通过备案、设置对赌协议,是投资方为了对冲平台通不过备案的风险。

据上述平台人士介绍,以买方角度考虑,一般按待收余额定价,原股东背景好、待收中等(10亿元左右)、历史烂账不太多的壳最受欢迎,价格也最高。备案的可能性也是买方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买方一般都会对此进行专门尽调,包括和当地监管进行沟通。此外,因为各地的监管政策存在差异,政策尺度不同,买方也会考虑平台注册地。

备案格局下平台分化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存在网贷壳资源交易市场,并且有对赌协议加持,但此类交易达成率并不高。路南表示,由于买卖双方信息不透明,又存在中介包装的可能性,监管方面存在较大不确定,所以对赌协议是壳交易中对买方的一种风险保障。 但目前网贷壳资源市场暗流涌动,不少买方也做过实际的接触和深入尽调,即使成交但是也不官方宣布,买方对此十分谨慎。

此类交易也存在壳资源估值难的问题。于百程分析,平台买卖需要双方具有较高的信任度,而且对业务比较了解,否则比较难以判断价值,甚至买方不慎会踩雷。网贷借贷属于创新的业务,各家模式也并不相同,定价上相对困难。

股权、业务变更带来的波动也是买方忧虑的问题。于百程表示,此类交易涉及到股东变更,甚至是业务变更,如果收购方实力一般,往往还被市场认为是不好的消息,引发投资人信心的波动。

路南也进一步分析,待价而沽的壳资源多少都存在合规问题,甚至根本就不可能备案。不少平台存在严重的债务问题甚至违法问题,还有较多历史负面信息和投资人的集体投诉问题。由于信息不透明和中介的过度包装,买方没有办法全面了解到全面的信息,风险无法评估。 而上述问题少、原股东背景较好的壳资源,如果待价而沽,价格势必水涨船高。此外原股东的其他交易条件也会很高。有些备案可能性较大甚至已经拿到回执的壳资源,原股东卖壳的意愿并不强烈,交易可能会突然失败。

从目前的网贷壳资源来看,中小平台更易成为售卖的主体,也折射出网贷备案格局下,不同规模平台基于对行业前景的判断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在分析人士看来,从行业总体来看,中小规模平台更易通过备案,但是考虑到未来竞争等方面的问题,此类平台也更有出售需求。于百程表示,中小平台规模小,业务简单清晰,在业务整改过程中难度相对更小,所以部分比较合规的中小平台备案确实会更容易些。路南也认为,中小平台船小好掉头,违规存量待收较小,清理成本不高。甚至如果存量待收的借款期限较短,暂停几个月业务就能自然清理完毕。又由于品牌知名度不高,投资人较少,负面信息少,不会像大平台那样被监管重点关注。

“个人认为金融办此前更多的是行政指导职能,现在要在业务上管理类金融机构,权力对应的责任也在增大,一般顾及到自身负担和风险控制能力,可能不太希望有超大型平台(首批)通过,也不希望太小平台通过,反而是一些中型平台,如交易规模在上亿元到十多亿元左右的,更容易通过。”北京九叔表示,根据自然规律来讲,平台发展到一定规模,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这对大平台不公平,现在的小平台面对测评、合规要求,比大平台更容易,但通过之后,将来真正能否像大平台、超大平台一样有管控能力,还是未知。

P2P备案摸底:北上广深进度慢 大限要延期?

来源:网贷之家 作者:昏晓

摘要:近期根据多方反馈,各地工作进度出现明显的差异;网贷发达地区还依然面临着违规资产难以剥离的老大难问题,对此,不少从业者认为网贷的整改、备案工作可能会延期。

网贷之家讯 2017年底,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P2P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57号文),通知要求,各地应在2018年4月底前完成辖内主要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

时至今日(3月6日),按57号文约定的网贷平台备案期限已经临近,全国各地网贷平台和监管部门正如荼开展备案登记及相关工作,但近期根据多方反馈,各地工作进度出现明显的差异;网贷发达地区还依然面临着违规资产难以剥离的老大难问题,对此,不少从业者认为网贷的整改、备案工作可能会延期。

小地方平台少 备案工作领跑

据网贷之家了解,不少地方在备案及相关工作的具体安排上,要求网贷平台的整改验收材料、备案申请材料一起提交至所在地监管部门。

如上海市日前发布的《关于做好本市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相关工作的通知》提出要做好备案衔接工作。要求网贷机构在3月底前完成规范整改、及时提交整改完成情况报告及相关备案登记申请材料(个别情况最迟4月底),提交的材料就包括:律师事务所出具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经营情况法律意见书、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经营情况专项审核报告等。

梳理各地方的备案细则,原则上都要求金融管理部门对合规类网贷机构的备案登记申请予以受理,前提是先验收合格,再进行备案。但实际操作上,不止一个地方将整改验收、备案申请工作的材料一并提交,两项工作同步进行。

据网贷之家了解,中部地区某地级市监管部门,已经完成了对网贷平台的初步验收工作。该地区的某地级市日前已下发《关于做好我市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明确2018年2月各网贷机构应在规定时间携带各项材料去市整改办申请验收。

据上述地区平台介绍,该地区也一并上交了法律意见书和专项审计报告,监管部门还对网贷机构进行全覆盖现场检查,手段包括核查账务系统、资金流水、融资项目真实性、抽查借贷合同、暗访检查违规线下营销和违规宣传行为、产品合规性调查等手段。上述平台高管表示,现在只等省金融办的验收复核及备案。

不仅是上述地区,厦门自2月7日起开始接受各网贷平台验收申请;福建省要求完成平台于3月10日前提出验收申请;安徽省合肥市要求网贷平台最迟于3月15日前提交整改验收申请和相关材料;山东某地级市也要求平台于3月15日前提交整改验收材料。

从各地情况反馈看,非北上广深浙等网贷发达地区,网贷平台整改验收工作节奏明显更快。

北上深浙时间紧 律师:可能延期!

“蛮多平台的相关工作开展的比较晚,时间上预计最终监管部门可能会放宽点吧。”上海一位参与网贷平台法律意见书制作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律师表示。该律师观察其所在团队服务的多家网贷平台,认为有一半不能按期完成整改验收材料的准备工作。

上海另一家头部平台,表示时间上的要求也很紧,而目前正在出具法律意见书和专项审计报告阶段。该平台高管表示近期平台工作人员也在加班加点。

在北上广等网贷发达地区中,根据目前了解的信息,广东省(不含深圳)部分地区的备案及相关工作进展也较快。据了解,广州市相关监管部门将在2018年3月10日后开始受理网贷机构的验收申请,当地网贷机构应在4月25日前向注册地所在区金融工作部门提交验收申请和材料,目前,当地的几家网贷平台表示正在准备相关材料。

不过,广州地区一位平台高管表示,近期其平台还在违规资产上做相关整改工作,“还在解决大额问题,备案工作还是会按监管部门的进度进行。”

浙江地区,当地从业者表示,“对验收没有统一的说法,当地主流平台也都在整改资产端,基本不能按期整改完成。”对此,该从业者也预计网贷平台的备案及相关工作会延期。

57号文中提到,对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的十三项禁止性行为及单一借款人借款上线规定,相应存量业务没有化解完成的机构不得备案登记。

根据多地从业者的反馈情况,目前仍然有很多平台在对违规资产端进行整改,尤其是网贷行业的代表性平台。“全行业的备案进度,都是卡在这个难题上了。”上述平台高管表示。

此外,深圳、北京地区,在网贷的备案及相关工作上,多个平台表示“暂没有说法出来。”

不像上海等地区出台了《关于做好本市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相关工作的通知》,不少地区还未出台相关办法对提交材料、时间节点等问题进行细化安排,很多平台还在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指示。

此外,现实中网贷平台违规业务的处置情况和57号文的规定相冲突,更为不少网贷平台增加了变数。(网贷之家 文/昏晓)

华夏时报旗下互金频道,已入驻平台

标签: 互联网金融,平台,备案,业务,工作,买方,表示